学盟网是一个互助、分享,一起学习和成长的公益平台,学盟网,有你更精彩!按Ctrl+D收藏学盟网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阅读 > 百科知识 > 娱乐新闻 → 兰金锋680分考得清华,兰金锋个人资料,家庭状况;以其父母多病

兰金锋680分考得清华,兰金锋个人资料,家庭状况;以其父母多病

时间:2014-08-20 11:57:26 作者:麦兜 来源:娱乐新闻 阅读:

 每年8月份,是全国普通高校陆续下发录取通知书的时候。然而,在期盼录取的过程中,总有一些家庭的孩子,比其他人多了些担忧和不安,他们既渴望用知识改变命运,又因为贫困而面临更大的压力和挑战。在福建龙岩,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认识了这样的一家三姐弟,前些天,他们三个陆续接到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。

  2014年8月4日上午,在福建龙岩武平县的这个小山村里,几乎所有的男女老少乡亲,都赶往村里的广场上。光是各家各户凑起来的桌椅板凳,就足有20多桌。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眼前的这位年轻人。他叫兰金峰,刚刚接到了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。

  贫困大学生兰金锋:看到这个四个字在我眼前,而且我的照片还在这边,我真的当时真的非常激动,因为我梦寐以求的学校,我进到了,这个说不出的高兴。

  兰金锋以680分考取了清华大学的土木工程系,他的姐姐兰旺连以563分考上了闽南师范大学。弟弟兰玉峰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。

  这些四处赶来的邻里乡亲,虽然并不善言辞,但都有着同样的真诚和兴奋。

  福建龙岩武平县江坑村村长:这是我们村历史以来第一个清华大学生,全村人民都感到非常高兴。

  经济半小时记者:大家这都是,是不是也都凑了一些份子?

  村长:对,大家自发聚在一起为他们庆祝。

  老乡们透露说,兰金锋家里并没有经济实力来办这样一场酒席。今天这里所有的消费都是村里亲戚好友自发筹钱搞起来的。

  兰金锋的堂哥:大家都很关心,就是说一人一点,但都是,全部通过一百、两百、五十这样凑起来的。

  喧闹的酒席结束了,村子也渐渐静了下来。姐弟俩回到自己的家里,开始整理亲友们送来的贺礼。这是客家人的惯例,也是大家的心意,他们要认真地进行记录。

  兰金锋:刘志诚,100元。

  兰金锋姐姐兰旺连:这个是蓝利梅。

  兰金锋:蓝利梅,20元。

  姐姐负责点钱,弟弟负责记账。很快,本子上列满了人名、钱数。

  兰旺连:总共就是3370元。

  兰金锋:这些就是亲戚包的红包,一叠。

  记者:拿这个红包是什么感觉?

  兰金锋:亲戚给的多少少少都是一个心意,所以我们心里还是高兴,又感动,还有感恩。

兰金锋拿着亲戚们凑的3370元钱兰金锋拿着亲戚们凑的3370元钱

  姐弟俩所在的江坑村属于武平县,是福建省53个贫困县之一。人均年收入只有4000多元。他们家的房子还是上个世纪80年代建的土木结构的房子,土坯脱落、年久失修,早已是村里的危房。48岁的父亲在一次车祸中重伤瘫痪,生活不能自理,到现在还接着输尿袋。而奶奶也是身有残疾的聋哑人,养家的重担,只能由妈妈童乾娣一个人支撑着。一个贫困家庭,三个等待开学筹集学费的孩子,就这样被喜悦和忧愁纠缠着、撕扯着。

帮母亲干农活的兰金锋、兰旺连姐弟俩帮母亲干农活的兰金锋、兰旺连姐弟俩

  兰金锋:到今天都有些同学,还不了解我家的情况,这就是自卑体现,也是我自尊心的体现,我不让他们知道,因为我不想让他们以同情心来看待我,我要让他们以正常的眼光看我。

  摆在姐弟三人面前的一个最现实问题是:姐姐开学要交学费6700多元,兰金峰6500元,小弟最少,也要1000多元,这14000多元的学费,他们目前连零头都还没凑够。开学的日子一天天临近,作为姐姐,兰旺连常常感到有种说不出的难受,郁结在心里,无法排遣。

  兰旺连:我就会去山上,要么就走一走,一个人走走,我反正不邀请别人,我一个人在那边走一走,散散心,然后找个没有人的地方,要么就哭一场,要么就吼两句。

  兰旺连想挣钱,哪怕只挣到学费也行。但眼下田里的农活基本上已经忙完,家里有残疾的父亲和奶奶需要照顾,她也不能走太远去打零工。想来想去,姐弟俩最终决定,还是陪着妈妈一起去村子附近的一个石灰厂去帮忙赚钱。

  石灰厂的工作虽然不复杂,但作为新手,兰金锋还是掌握不好,白色的石灰泥浆不停地溅到他的脸上。

  记者:金锋我看你脸上都溅上泥浆了。

  兰金锋:这个很正常,有时候手都会被腐蚀。这个含碱性。

在石灰厂工作的兰金锋在石灰厂工作的兰金锋

  姐姐兰旺连负责把石灰水排出沉淀池。这些活儿简单却非常费力,但她顾不得自己腰酸背疼,心思总在妈妈身上。长年的重体力劳动已经让妈妈患上了关节炎和风湿病。

  兰旺连:我妈妈腿脚还有腰骨什么的就会贴那些止痛膏什么的,贴一些膏药的时候就会发现,然后有一阵子比较严重的时候走路都会瘸。

  入伏的天气非常炎热,兰旺连踩在两个一米多高的沉淀池之间,脚下只有不到10厘米的空间,她要站在这个狭窄的地方,用一个篦子不停地刮扫石灰水。地方小转不开,动作大了又容易掉到石灰池,姿势很难拿捏。加上天气的炎热,没多久兰旺连已经大汗淋漓。汗水随着脸颊流到脖梗,头发全都湿透了,一缕缕地粘在脸上。

  兰旺连:有点热。

  记者:我看你头发都湿透了。

  兰旺连:嗯。等一下。

  记者:眼睛怎么了?

  兰旺连:没有,汗。脚有点酸,其它还好。

大汗淋漓的兰旺连大汗淋漓的兰旺连

  

下一页更精彩! 1/2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    头条推荐
    文章目录

    CopyRight © 2011-2016 学盟网 www.xuen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