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生活百科 > 百科问答 > 正文

李宗盛理性与感性李宗盛理性与感性(2)

发布时间:2017-05-05

男人与女人,终究是不同的物种。从此而论,李宗盛当然首先属于男人范畴,天生理性的种群。他会做吉他,这种手工活儿当然要求一丝不苟马虎不得;他写《凡人歌》,虽然流露出浓烈的玩世不恭的痞子气息,自嘲意味,然而背后却也透露出冷峻的思考;至于《山丘》,上个礼拜我们说过,这首歌里充溢着的不只是情怀,能让他产生这种情怀的源头,也在于思考。但是李宗盛自己也得承认,那几年,感性却赢了理性那一面。

虽然李宗盛的慧眼识才,不仅限于女歌手,但是他挖掘的男歌手,大多自成一派,词曲唱作可以大包大揽——唱作俱佳者大有人在,如光良品冠五月天周华健等人,倒也不需要他太过于操心;然而他挖掘的女歌手,则大多数需要他的词曲,对他的依赖也更重一些。李宗盛在事业上和这些女歌手呈现出互补之势——他捧红了她们,她们也唱红了他。

说到李宗盛的感性一面,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林忆莲。两人其实算不得娱乐圈的模范夫妇神仙眷侣,李宗盛对林忆莲一见钟情不假,但大抵也是因为感性战胜了理性的缘故吧。两人婚姻生活的开始,也许真正原因只是因为林忆莲怀有身孕。到了2004年,曲终人散,没有人说得清楚他们为什么分手。有人说是因为两人因为事业下滑想重振旗鼓的时候意见不合;有人说因为李宗盛移情梁静茹;有人说林忆莲不完全是受害者——两人离婚之时,李宗盛的朋友都去向他祝酒庆贺,便是明证……众说纷纭的东西,太多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,也许,李宗盛在与林忆莲隔空演唱《当爱已成往事》,留下的眼泪是真的,他的一见钟情也是真的。即便后来的李宗盛开始八面玲珑起来,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藏不住的情愫,也确实是真的。

其实关于林忆莲,李宗盛并不是第一次如此在感性与理性之间难以取舍。早在李宗盛初入乐坛的时候,《小雨来得正是时候》便是为初恋郑怡所作;而陈淑桦唱红了《梦醒时分》,歌中的金句“伤心总是难免的,你又何苦一往情深”,不只是李宗盛对陈淑桦的劝慰,也同时是一种婉拒。当然,林忆莲在音乐上与李宗盛共同取得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。《不必在乎我是谁》,《为你我受冷风吹》……当然也包括那首让李宗盛泪洒舞台的,《当爱已成往事》。这首歌,看似重在追忆,叹惋,其实也有其他隐含的意味,因为它写于林李二人冲破万难携手共进的时光,因而一唱一和一问一答之间,也是在互诉衷肠,所以这样看来,这首歌也可以算作是一首表白之歌。在后来的演唱会上,李宗盛唱完这首歌,发表的短暂演说也颇为耐人寻味:“这些都是我人生里面的配乐,所以今天,我在人生的五十岁这一年,看我过往的音乐,觉得我似乎比较豁达,当初痛得不得了的歌,现在去听,去看,都有另一番风景。所以我今天晚上把过往的这些歌做了一些改编,这些都是我现在的心情。”那天,他的改编略去了对唱的部分,于是我总觉得那首歌有些短了,心里也会有些不舒服。其实仔细想想,可能不是因为没有听够,而是为主角们的结局感到遗憾吧。

平心而论,新世纪以来的李宗盛鲜有佳作,好在他在“世纪末的无聊消遣”就足够我们回味许久。那种举重若轻信手拈来,实在可贵。他已年逾六十,然而即便是他在青年时期的创作,现在看来依然熠熠发光。也许以后很难会再遇到这种唱作人了——孩子们的生活愈发安逸,乐坛的风格分化也愈发鲜明起来,人们要么热衷于精致的小情歌,要么解构到底直面血淋淋的事实。林夕和黄伟文们很优秀,但是毕竟他们只是词人,且不说风格,单论李宗盛的自写自编自弹自唱,看起来就更天衣无缝一些——甚至他手中的吉他,都有可能是自己亲手打造的。这种多位一体百科全书式的人物,如果可以有幸见到他本人,我也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话可以讲——大概只有拍拍他的肩膀竖起大拇指:“老李,你真行!”

Copyright © 2006 - 2017 WWW.XUEN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学盟网 版权所有